第2285章 琴曲

????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

????何况,她本身也是琴道方面的大师。

????龙小山想学琴,不找她,而找这个独臂中年?

????温倾城看着中年人,淡淡道:“《浮生曲》你会弹吗?”

????独臂中年名竹荀,听到温倾城所问,微微颌首:“弹过,此曲是琴君大人的成名曲,意境非凡,在下只能说略懂皮毛。”

????温倾城眼睛一眯。

????《浮生曲》是难度非常高的琴曲。

????基本上一般的琴师,想完整弹下来都很难,更别说领悟其意境了。

????这独臂中年,居然说弹过,而且自谦和怯场她还是能听明白的,竹荀说略懂皮毛,听起来像是前者居多。

????她淡淡一笑:“既然如此,阁下可否弹奏给我一听,我也学习学习。”

????竹荀自然听出温倾城的意图。

????似乎是不信他。

????他本人倒不在乎。

????断臂多年,早已习惯世人目光。

????但温倾城显然和龙小山认识,从刚才对话还能看出温倾城对于龙小山学琴的不满,虽然龙小山只跟他学了半个时辰琴。

????但是竹荀已经对这个“弟子”抱有很大期望。

????自然不想弟子被人看低了。

????他拿出一块布将手擦拭干净,然后将古琴横至于胸口,神色肃然的朝温倾城道:“献丑了。”

????咚!

????他的手指拨动琴弦。

????琴声响起刹那,竹荀仿佛换了一个人,身上没有一丝落魄气息,仿佛如同谪仙一般,琴声在他的指尖跳动,四周都安静下来。

????温倾城的目光渐渐变了。

????她为琴道大师,自然能感受到竹荀琴中之意。

????《浮生曲》是琴君的成名作,也是大成之作,曲中之意,道尽人生五味,沧海桑田,可以说,要弹奏此曲,光有技巧是绝对不行的。

????还要有足够的阅历,能够感悟出曲中之意,并且表达出来。

????所以它也被誉为琴师的噩梦。

????许多人,弹奏浮生曲,无法奏出其意境,只是一团混沌,刺耳难听。

????即便温倾城,琴技已经非常高了,但是她都极少碰浮生曲,因为她阅历不足,无法表达曲中之意,虽然能够勉强弹下,但和竹荀比起来,明显有差距。

????这不是说她琴道水平不如竹荀。

????而是竹荀历经沧桑,人生颠沛,又有断臂之痛,所以,他更能理解浮生之意。

????能将此曲完整表达出来。

????一曲完毕。

????温倾城所受震撼,几乎快赶上昨天琴律那曲《广陵散》了,当然这不是说竹荀的琴道已经达到琴律的层次,而是竹荀很适合《浮生曲》,哪怕琴律来弹,也未必在此曲上能超过竹荀。

????半晌后,温倾城露出惭愧之色,朝着竹荀拜道:“刚才冒犯先生了,是小女子目光浅薄,以貌取人,实在玷污了先生的琴技。”

????竹荀连起身道:“言重了言重了。”

????他也看得出温倾城对琴道极热爱,而且刚才质疑他多半也是因为和龙小山置气。

????所以并没有任何生气。

????温倾城起身,她确实很惭愧,以往她绝非如此浅薄之人,如今却表现得这般不堪,思来想去,还都是因为龙小山。

????如果不是太生气龙小山,她绝对不会对一个陌生人抱有敌意。

????此时,她瞥眼看着在旁,表情暗搓搓似乎在偷笑的龙小山,心中那一丝余火又有复燃的趋势:“先生,他真的在跟您学琴?”

????竹荀点头:“不错,小山学的很快,是罕见的琴道天才。”

????温倾城嘴角剧烈抽搐了两下。

????琴道,天才?

????换个人说这话,她一定要啐他一口。

????但是竹荀刚才一曲浮生,已经证明了他在琴道上的造诣。

????绝对是个琴道大师。

????可恶,这家伙,是不是用什么手段迷惑了竹荀,温倾城不想看龙小山得意的嘴脸,冷声道:“这么说,你会弹琴了,怎么没听你弹过,你也弹一首我听听。”

????龙小山笑了笑,拿着一架琴,道:“好,那本公子就献丑了。”

????说着,他双手拨弄琴弦,顿时琴声流淌而出。

????温倾城目光瞪圆。

????果然,十分娴熟,十分流畅。

????一曲完毕,龙小山得意的看着她,仿佛在说如何?

????温倾城额头青筋直跳,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,这就是会弹琴了,诚然,龙小山刚才指法娴熟流畅,毫无问题,但他弹奏的可是琴道初学者开蒙的练习曲。

????只要学过琴的三岁小儿都会。

????她转向竹荀,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先生,这就是你说的琴道天才?果然是很天才啊。”

????竹荀干咳了两声,道:“小山,刚学了半个时辰,我觉得很不错了,很不错了。”

????说实话,他也不知道龙小山为什么选首练习曲,虽然确实弹的很不错,但龙小山明明掌握了更难的曲目。

????“好了,我要继续学琴了。”龙小山道。

????温倾城压抑着声音道:“你怎么回事,不是急着找人吗?怎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????龙小山摇了摇头:“再急也不急这几天,我打算跟竹先生学完琴再走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温倾城拳头捏紧。

????龙小山真的油盐不进。

????可是在竹荀面前,她也不好爆发出来,冷笑道:“好,好,我就看你怎么学,做你朋友真是倒霉,原来只是嘴上说说重要。”

????龙小山不理温倾城的挖苦之言,继续跟着竹荀学习着。

????温倾城本不想守在这,但又怕龙小山再次忽然消失,只能也等着,好在广场上有很多琴师弹琴,她多少能转移些注意力。

????时间不断过去。

????龙小山的琴技也在飞快提升着。

????他的学习能力确实恐怖。

????几乎每一次弹奏,都有一些进步,再加上竹荀的认真指点,龙小山的技巧越来越娴熟完美。

????即便已经难度极大的曲目,龙小山也能弹下来。

????当然,他靠的纯是技巧,想要真正在琴道上登堂入室,没那么简单。

????不过龙小山本也没打算靠琴道取胜。

????他掌握的技巧,已经足够弹奏了。

????回想着脑海中的华夏听过的那些琴曲,龙小山拨动琴弦,顿时一曲铁马金戈的琴曲流淌而出,第一次龙小山弹奏得十分生涩,断断续续,不忍入耳。

????可竹荀却仿佛听到了曲中不凡之处,问道:“这是什么曲?”

????“偶得之作。”龙小山开始弹奏第二遍。

????第二遍已经娴熟了许多。

????随着他弹奏的深入,仿佛有两军对垒,声动天地,徐而察之,有金声、鼓声、金、剑击声、人马群易声,声声入耳,仿佛置身惨烈战场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